程晓容:7月新闻透出红色要挟与中共恐惧

2019年7月31日,近千名市民聚集在香港东区法院,支援
被控的示威者。(蔡雯文/大纪元)

七月底的国内外新闻表白:中共仍在疯狂地虐待人权、压抑
自在,要挟安定,它的所作所为充分暴露了它的暴虐和恐惧。

七月尾声的新闻一瞥

7月31日,在香港东区法院,在7月28日上环冲突中被捕的44人被控暴乱罪一案提堂。约有千人在大雨中到法院支援
原告,他们手举“不暴徒,只有仁政”的标语,高呼口号。44人包括13名先生,也有国泰飞机师、教师及护士等,年龄最小者仅16岁。

7月30日,在山东临沂牢狱,李文足第二次见到了被关押的丈夫王全璋状师。43岁的王全璋苍老、黑瘦,反映迟钝,他对妻子说:“牢狱说你这次来,又带着记者来……不好。你如许不好。临沂牢狱对我很好!”

7月30日,在美国旧金山中领馆前,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举行聚会,要求中共开释一切被不法羁押的法轮功学员,停止虐待法轮功。李雪松讲述了她的母亲、79岁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孟红由于坚持信仰被虐待致死的遭受
。她质问中共:“为何
虐待死我的母亲?还我母亲!”

7月29日,中共港澳办召开记者会,回应香港抗议风云。发言人划出三条“底线”,言语间既有安抚,亦露杀机。

同在29日,海洋著名人权运动者黄琦被冤判12年。此前,他已经两次被判刑,被监禁10年。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表声明,指联合国“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”客岁已发明黄琦被任意褫夺自在,违反世界人权宣言,呐喊中国(中共)立即开释黄琦以及其他人权分子和维权状师。

7月26日,在澳洲昆士兰大学,一批支援
“反送中”的香港先生遭到了中国先生的围攻。预先中共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赞扬中国先生自发的“爱国”行动

参与运动的港生克里斯蒂·梁(Christy Leung)和菲比·范(Phoebe Fan)告诉记者,他们的目标是向香港示威者默示支撑,并表达对逃犯条例的反对,根本不提到香港自力的事情。这两位同学的照片被人放在了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,照片阁下写有要挟性字句。菲比·范说,有人留言警告她,她会“面对一些后果”。

在加拿大温哥华,海洋状师祝圣武近日连续收到要挟信,称要杀害他全家,信中还提到了具体日期。祝圣武已经报警。他对大纪元记者默示,这也许与他比来参与支撑人权的运动无关。7月20日,他加入了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反虐待20周年的聚会并演讲,召唤国人向大法弟子学习。他也时常转发关于香港局势的文章和图片。

以上事件并不是
孤立个案,它们显现了从海洋到香港,再到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,中共对广大各界大众的压抑
与虐待。

2019年7月30日,李雪松(右二)与其他法轮功学员,在旧金山中领馆前手持贴有母亲孟红遗像的横幅。(周凤临/大纪元)

第一,中共无视法令,利用法令虐待良善

黄琦、王全璋和祝圣武都支撑法轮功,为弱势群体发声,他们的勇敢和正义之举触怒了中共,使得他们遭受
虐待。

中共法院不透露黄琦向境外何人或哪个集团提供了什么“国家秘密”。黄琦拒绝认罪,由于根本不任何犯罪事实。他以前曾默示,“六四天网”的上百名义工经历了入狱获刑和失踪,上千名支撑者也被打压。

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先后向中纪委、公安部、四川高院、最高检、最高法递交了申述材料,但是其诉求如杳无音信。

再如王全璋案,这位为民请命的状师自2015年8月被不法绑架后,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长达三年多。在这时期,王全璋的家属以及聘请的多位状师从未获准与他会面。“法国国际广播电台”在2017年12月27日的报道
中评论说:“这类不法手段唯中国才有,在全球的法制国家中找不到第二例。”

程海状师曾默示,他们屡次向最高检察院、最高法院、中纪委,以至中共常委写信反映王全璋案,但是始终未有回答。

再看李雪松的控诉。据她介绍,2018年家人在探视时,发明孟红是由2个人搀扶着进去的。按照规定,75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办理保外就医,但是黑龙江女子牢狱却以孟红坚持炼法轮功为由,不予办理。

孟红做了什么?她于2012年5月在黑龙江大学发放法轮功被虐待本相资料,被该校派出所差人不法抓捕。之后,哈尔滨南岗区法院判处她7年刑期。孟红在出狱前几个月被虐待致死。

无关香港“反送中”运动,港澳办声称要惩治暴力、维护法治。然而,警方至今未有对元朗西铁站无差别殴打市民的施袭者作出检控,却火速以“暴乱罪”处理示威人群,两重标准令人惊愕。

7月31日香港东区裁判法院外,有市民举起“不暴乱只有仁政”等标语,支援
原告的44人。(蔡雯文/大纪元)

第二中共侵犯人权,褫夺自在,泯灭人道

中共以暴力机器整肃和威慑的对象,是想要表达真实思想、传递真实讯息、仁慈守法的大众,包括中国和外国公民。黄琦被定罪,由于他在网络为人权发声;王全璋被监禁,由于他利用法令知识鞭策人权;孟红被判刑,由于她揭露中共虐待信仰的罪行;香港示威市民被贴上“暴乱”标签,由于他们明确抵抗仁政;澳洲支撑“反送中”的先生被谩骂和攻击,由于他们站在了中共的对立面,开始以贴纸和标语传布本相。

中共不克不及容忍这类言论、聚会和信仰自在,因而不惜践踏法令、突破人道和道德底线。中共不理会王全璋妻儿的哭诉,把风华正茂的状师熬煎得不成人形;中共无视八旬老人的呐喊,对身患重病的黄琦处以重刑;中共也不在乎
国际社会的谴责,打着“依法治国”的幌子耍流氓。

第三,中共鼓吹暴力,制造恐惧

香港的范同学说,她希望支撑中国的先生可以“尊重咱们言论自在的权利”。但是,在澳洲的土地上,她却不能不承受压力、监视和恐惧。她为此觉得恼怒。

中共为了到达压抑
自在、封锁本相、维持统治的倾向,一贯以暴力来制造恐惧。从看守所和牢狱的酷刑,到言语暴力、网络暴力和校园霸凌,从香港警方过度使用武力,到黑帮无差别袭击平民,再到自在社会的殒命要挟,中共在实质上是一切暴力的煽动者和策划者。只管它口口声声说对暴力“零容忍”,但是它的暴力行径早已超出了道德底线。

第四,中共的末日恐惧

中共凭借国家机器,掌握了话语权和司法权,它以恶的标准,决议谁是“暴民”,谁是“豪杰”,谁是“反华”。它的强硬言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。它恐惧写着本相的标语、贴纸、网络留言,恐惧外界的谴责和对正义的支援
,恐惧游行步队和勇于说真话的一切人。

7月28日,香港政府新闻处的一批新闻主任向港人收回公开信,表白立场:“坚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撑施压者,向恶势力低头。”“咱们时刻提示本身,要做好一个公务员的身份前,先要好好做一个人,身为真正的香港人,在大是大非问题前,必须有良知、有风骨,明辨是非善恶。”

中共还在试图以强权“维稳”,它的恐惧策略不会奏效,只会令更多人看清它的本色,从而与之决裂。#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dailykit.com